蚌埠新闻网首页 - 时政 - 视频 - 民生 - 社会 - 县区 - 图片 - 活动 - 论坛 - 数字报 - 公益 - 新闻专题 - 原创微信
首页 >> 本土资讯 >> 时政 >> 正文

津浦大塘:难忘逝去的风光

她见证了这座城市的发展

2016年12月05日 10:04 来源: 蚌埠新闻网 字号: 复制链接 打印


 

 蚌埠新闻网记者 周芳林

  有一种东西,曾经和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只因为时间的冲刷,逐渐从我们的脑海淡出,但留下的印迹,就像童年里妈妈哼出的歌谣,一旦提起,立马唤起最深处的记忆。比如说,我们今天要聊的——津浦大塘。是的,这个名字,千回百转,又回来了。其实,她从未远离。

清波不摇 已过百年
 每个城市都会留下自己的记忆,除了文字记载的史实之外,还会大量地保留在民众的记忆中。
  12月2日,珠园正式更名为津浦大塘。许是得到珠园要更名的讯息,不少市民早早地来到正在改造的园外,等待着更换牌匾的历史时刻。蚌埠学院已退休的老教授高先生,把自行车停在一旁,也加入其中。
  自古以来,有人生活的地方就有水、有塘。穿越城市的纵深腹部,在巷陌深深、片片农田之中,总有那清波不摇的老塘,这似乎是一座城从丹田深处提升起来的气息。
  津浦大塘的往事,离不开津浦,也离不开塘。
  今天我们聊的津浦大塘,很特别,她见证了这座城市发展的全过程;她很平常,几乎每一个蚌埠人的童年,都有一段关于津浦大塘公园的记忆。在蚌埠,这可能是绝无仅有的。
  1909年至1917年间,为建设津浦铁路,在这里挖取土方形成一个大坑,俗称津浦大塘。
  1957年秋季,为了支援农业,津浦大塘被再次挖填,并堆置到塘中间形成小岛。
  1999年,市政府对大塘公园及周边地区环境进行综合整治,并将大塘公园更名为“珠园”,实行免费开放,还绿于民。
  ……
  市园林管理局局长赵超在市园林部门已经工作了23年,这些历史,他娓娓道来,如数家珍。
  石板路格外亲切,因为走在青石板路上,脚下流淌的是回忆。古老的名字受到欢迎,是因为它能让人触摸到时光的痕迹。
  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此次恢复“津浦大塘”名称,可以说是一次珠城人的集体“怀旧”。赵超打趣着说。
 
难忘逝去的风光
   午后,虽是寒冬腊月,但温暖的冬阳晒在身上,依然是暖洋洋的感觉。公园公厕旁的一小块空地上,一大群上了年纪的人们正围在一起打牌、聊天。
  听故事,有的时候大脑会混沌起来,就像乘上了时空穿梭机,回到了遥远的过去。
  “有了大塘以后,周边也逐渐热闹起来。如今的花鸟市场、古玩市场那一片,以前就有不少唱大鼓、说书、唱河南坠子的。”72岁的李世善老人说,在他七八岁的时候,胜利路还是一条很窄的石子路,今天的中荣街与胜利路交口向南,一直到体育场附近,周边都是‘矮趴趴’的房子,编凉席的特别多,还有卖鸭蛋的。”
  “并行能跑几辆车?”听到淮河晨刊记者问的问题,老人笑着说:“那时候哪有多少汽车,大多都是板车在跑运输。”
  “那时候的延安路,窄得连三轮车都过不去。”采访中,78岁的老人朱少亭加入进来。朱大爷曾是蚌埠铁路的员工,住在离津浦大塘不远处的机务段大院里。
  “‘小划子’大家还记得不,木船,划桨的。”“对对对,几分钱,一个人。”“哈哈哈,那时候物价低,‘大铁桥’香烟也才8分钱。”“不止8分吧?”……老人们聊着过往,哈哈笑着,眼角的一道道皱纹显得更加明显。
  在津浦大塘周边采访,听到了太多熟悉的或从未听闻的名称,不仅大塘的故事令人寻味,周边也堆积着许多有趣的事。
  陆锡巍年近六旬,家住中山街不远处。在他记忆中,津浦大塘北边,有不少小铺子。“那时候,大人们拿着碗或者杯子去商店,花一毛钱打一樽酒、拿一块糖,站在街边喝完后,含着糖嚼一嚼。”

0

[责任编辑: 王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