蚌埠新闻网首页 - 时政 - 视频 - 民生 - 社会 - 县区 - 图片 - 活动 - 论坛 - 数字报 - 公益 - 新闻专题 - 原创微信
首页 >> 县区新闻 >> 县域 >> 怀远 >> 正文

筑“金山”的秸秆经纪人

2017年06月07日 16:24 来源: 蚌埠新闻网 字号: 复制链接 打印


    蚌埠新闻网记者 年福烨 文/图

    6月1日上午,在怀远县白莲坡镇下桥村村南已收割过的麦田里,一台台搂草机呼啸而过,原本散落在田间的小麦秸秆迅速被聚拢成行,后面紧跟着的打捆机迅速吃下聚拢的秸秆,一捆高约1米的圆柱状秸秆包从机器里吐出,旁边的农户把成捆的秸秆抬上停在地头的四轮拖拉机,然后送往不远处的荆山湖秸秆堆放点……

   随着秸秆由禁烧到综合利用的转变,近年来一群活跃在田间地头的秸秆经纪人应运而生,成了政府、企业、农户之间搭建秸秆综合利用的桥梁,成为日益成熟的秸秆产业链中非常重要的一环——
  
  收秸秆的活越来越好做
   在荆山湖堆放点,记者看到数台抓草叉车正挥舞着钢叉铁臂,轻轻抓起一捆捆秸秆,有序地堆放起来,不一会儿,小山包一样的秸秆捆就堆放了起来。站在堆放点上指挥叉车手作业的是怀远县龙源农机专业合作社的负责人赵恒俊,赵恒俊原本做农机生意,前几年眼瞅着政府对秸秆禁烧越来越重视,秸秆也变得越来越值钱,他索性购置了打捆机、叉车等机械,做起了秸秆经纪人。“秸秆以前没人要,现在是个宝,大家抢着收。”赵恒俊告诉记者,经过几年下来的积累,龙源合作社目前已经拥有大小各类农机近200台,今年合作社和怀远县淝南、白莲坡、包集、常坟、龙亢等乡镇签订了秸秆离田合作协议书,预计离田20万亩,秸秆5万吨。


   “刚开始做的时候,还担心秸秆好不好销售,能不能赚钱,两年做下来,感觉秸秆回收效益可观。”赵恒俊和记者算了一笔账,秸秆从田间收集打捆运送到收储中心,再到卖给电厂,扣掉所有成本每吨秸秆能赚80元左右,卖给养殖场和造纸厂的价格更高,今年夏季20万亩秸秆预计能获利至少400万元以上,这还不算政府的补贴。


   在下桥村的生产路上,不时有秸秆禁烧巡逻车路过,相隔不远,便有一个禁烧防控点,这让赵恒俊心里踏实了不少。“现在禁烧力度在不断加大,农户的禁烧意识也在逐年提高,大家都愿意配合,俺们手里收秸秆的活比前几年更好干了。”赵恒俊说。


   “秸秆离田后,还有运输、粗加工、销售等中间环节,广大农民没有时间,也不擅长和电厂等回收企业打交道,而不断专业化的秸秆经纪人大有可为。”怀远县白莲坡镇人大主席刘化俭告诉记者,秸秆回收利用以后,秸秆有了去处,政府禁烧压力也小了很多,同时节省了粉碎还田的费用,受到农民的欢迎。


  秸秆离田仍然看天吃饭
   “今年秸秆的质量太好了。”赵恒俊随手拿起金黄色的秸秆说,今年小麦赤霉病几乎没有,加上雨水少,是几年来秸秆质量最好的一个年份。做了几年的秸秆经纪人,对于赵恒俊来说,秸秆回收仍摆脱不了看天吃饭的命运。


   “去年午季频繁下雨,不仅打捆机不能下地,秸秆品质还不好。”赵恒俊说,秸秆淋雨后潮湿送到电厂的秸秆很多都发霉发黑,价格压得很低,有一部分压根就卖不出去。


   记者在荆山湖秸秆堆放点注意到,一批价值12万元的崭新薄膜刚被送来,赵恒俊告诉记者,这几天天气还可以,但是4日以后估计要下雨,还是要未雨绸缪,最大限度的保护秸秆不受潮、不霉变。
   另一方面,根据和当地政府签的秸秆离田合作协议,一旦遇到阴雨天不能离田,就需要粉碎性还田,不但秸秆收不上来,经纪人还需要找粉碎机来还田,这样一来,忙碌了一个午季很可能颗粒无收。


   “我现在每天只能睡4个小时,趁着这几天天气好争取在6月4日之前把秸秆离田存放好。”听得出来,赵恒俊那已经沙哑的嗓音是这几天累的。


   让赵恒俊更担心的是,秸秆回收生意虽然红火,但是供应不稳定。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虽然政府鼓励秸秆综合利用,但是由于禁烧压力太大,秸秆收储离田存在焚烧的隐患,需要投入大量精力去防范。秸秆及时粉碎还田,才能够彻底消除焚烧隐患,今年怀远县还田的面积达到110万亩以上,占全县小麦收割面积的58%以上,还田面积比去年提高了不少。“我们一个秸秆联盟有46个经纪人,现在是僧多粥少,很多经纪人面临无秸秆可收的窘境。”赵恒俊所在的怀远县秸秆联盟协会会长宫贞君告诉记者。
  秸秆收储是个大难题
  除了天气原因,收储是秸秆离田最大的难题。赵恒俊介绍,午季真正留给打捆的时间只有一周左右。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尽可能多地收集秸秆,并不容易。“我购买的是大功率打捆机,一天能打捆100吨秸秆,勉强够用,但是很多经纪人并没有这个实力。 ”


   此外,还有一个原因造成了秸秆收集难。“很多种植户都是分散种植,面积小,有时候李家收完了王家还没有收,机器下地非常不方便。”赵恒俊指着远处的十来亩地告诉记者,这块地的秸秆已经收了一天还没收完,就是因为麦地分属3家。


   记者注意到,在荆山湖堆放点旁边的生产路上,拖拉机、电瓶车、收割机、小轿车等车辆混杂在一起,通行缓慢,效率低下。“每台秸秆运输车每天只能跑五趟,路上太堵了,晚上路上畅通了,也不敢作业,怕出事。”赵恒俊说。


   收上来后存放也是个问题,怀远光大生物能源有限公司是当地最大的秸秆回收企业,据项目总经理黄伟华介绍,今年午季光大公司和全县的22名经纪人签订了12万吨的秸秆收购合同,但是电厂的两个堆放点最多堆放2万吨秸秆,平均每天消耗600吨秸秆,很多经纪人还需要自己找堆放点。


   在往年,寻找堆放点是最令经纪人头痛的难题。“秸秆堆放点最好是离田近、离路近、离水近。去年我的秸秆分布在12个临时堆放点,每天光巡逻就用很长时间。”赵恒俊说。


   今年怀远县按照每10亩堆放点收纳5000—10000亩离田秸秆的标准,在全县范围内设置了80余个临时堆放点。荆山湖秸秆堆放点就是白莲坡镇政府出租金免费提供给赵恒俊使用,使用时间是一年,一年以后可以续租。


   记者注意到,荆山湖堆放点面积虽大,但是存放的秸秆并不多,两堆秸秆之间预留了10余米的通道,赵恒俊介绍说,这主要是为了防火,打捆时压得比较实,高库存高密度存放,容易发生自燃。一旦失火,则血本无归。


   在堆放点的另一头,工人师傅正在搭建简易房,接通水电。“虽说可以续租,像现在的临时堆放点,一旦遇上强对流天气,塑料薄膜形同虚设。”赵恒俊告诉记者,合作社一直想拥有钢结构永久性库棚,但涉及土地性质、建筑的合法性和选址的问题,迟迟没有投资建设。


   当地政府也看到了秸秆存放难的问题,今年怀远县计划在秸秆离田量较大的乡镇,试点建设秸秆仓储钢结构库棚,每座库棚面积5000—10000平方米,补贴标准为150元/平方米,棚高不低于8米,并配备地磅、二次加压打捆机和消防等配套设施,这让赵恒俊们看到了希望。据宫贞君介绍,目前秸秆联盟协会正在筹备建设3座今永久性秸秆库棚,以后秸秆存放难的问题应该能得到缓解。 

 

 


0

[责任编辑: 王保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