蚌埠新闻网首页 - 时政 - 视频 - 民生 - 社会 - 县区 - 图片 - 活动 - 论坛 - 数字报 - 公益 - 新闻专题 - 原创微信
首页 >> 本土资讯 >> 社会 >> 正文

#好人故事#有一种坚守,叫做担当

2017年01月06日 10:02 来源: 蚌埠新闻网 字号: 复制链接 打印


  蚌埠新闻网讯(记者 陈春怡 文/图)朴实、敦厚的刘振安原本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贤惠的妻子,懂事的女儿,虽然称不上富裕,小日子也过得其乐融融。
  然而,命运却和他开了个残酷的玩笑。23年前,妻子毛帮兰突患类风湿性关节炎导致瘫痪。刘振安不离不弃,用爱和担当为这个风雨中摇摇欲坠的家庭撑起了一片晴空。
  2008年,他再次接过照顾智障哥哥的接力棒,将亲情传递下去,谱写了一曲动人的人间颂歌。

  “只要我还走得动,就会好好伺候你”

  1989年,刘振安经人介绍和毛帮兰相识并结为夫妻。一年后,女儿的降临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无限欢乐,经济上虽不宽裕,但是一家人和和睦睦,日子过得简单朴实。为了能尽快改善生活条件,在啤酒厂做临时工的刘振安经常一个人兼两份工,加班加点不知疲倦,被工友们称为“铁人”。
  天有不测风云。1991年7月8日,刘振安在搬运酒瓶时被溅起的玻璃渣划伤了眼球,失去了右眼。灾难并没有放过这个命运多舛的家庭。1993年的一天,毛帮兰像往常一样早起洗脸,惊觉自己双手僵直,连拧干毛巾都很困难。刚开始,她并没有放在心上,以为是晚上休息不好的缘故。谁知,随着时间的推移,病情一天天加重,不明原因的高烧像噩梦一样缠绕不去,毛帮兰从此卧床不起。为了给妻子治病,刘振安背着她跑遍了全市大大小小的医院,什么偏方都试过,却未能留住妻子的健康。
  那一年,刘振安才三十出头,女儿只有4岁。他一边照顾妻女,一边上班赚钱,忙得脚不沾地。毛帮兰不忍心再拖累他,屡次提出分手。刘振安却安慰她说:“别瞎想,只要我还走得动,就会好好伺候你。”

  23年和衣而卧 拖着病体照顾妻女

  刘振安没有食言。
  从那一天起,他守在妻子的病床前度过了一个又一个不眠之夜。每隔一两个小时,他会帮妻子翻身,用温水擦拭身体,防止妻子生褥疮。23年来,刘振安没吃过一顿安稳饭、没睡过一次安稳觉。无论春夏秋冬,晚间他和衣而卧,方便随时起床。
  终于,长期劳累和睡眠不足打垮了这个曾经的“铁人”。妻子不能吹电风扇,每到夏季,刘振安只能铺张席子睡在地上。大约十二三年前,他睡醒后发现自己口歪眼斜,医生诊断是因为太过劳累引起的中风,嘱咐他一定要多休息。
  刘振安没有遵循医嘱,依然照顾家人、按时上班,甚至没有请过一天病假。“他为我治病都到大医院,摊到他自己,一分钱舍不得多花。”毛帮兰说,中风以后,丈夫只是抽空在厂里的医务室吊了几天水,前后仅花了一百多元。也正因为如此,即使后来病愈,刘振安还是落下了高血压的毛病,不时还会心悸。
  就这样年复一年,刘振安拖着不再硬朗的身体,照顾着妻子,拉扯大女儿。
 

  “让大哥干干净净出门”

  2005年,厂子倒闭,刘振安没了工作,一家人顿时失去了收入来源。
  事实上,刘振安手脚勤快,还有一身不错的电器维修技术,很多单位曾向他伸出“橄榄枝”,招他做工。考虑到妻子24小时需要人照顾,这些工作地点往往离家很远,刘振安无奈之下只能拒绝。
  9年前,刘振安的母亲去世,一直跟随老人生活的大哥因患有精神疾病,无人照料。彼时,刘振安全家还只能依靠低保金和亲戚们救济生活,经济负担异常沉重,他却执意将大哥接回来同住。
  “你家负担已经够重了,两个残疾人带着一个还在上学的孩子,哪能再养活一个傻子?”周围人劝说刘振安将大哥送到福利院,刘振安内心挣扎了很久,却还是把大哥接了回来,为他治病,照顾他的生活起居。
  大哥经常犯糊涂,大小便弄脏了衣服,每次都是刘振安为他换洗。“既然把人接回来了就要好好照顾,至少让他干干净净的出门,随时回家都能吃上热饭”。
  有一段时间,大哥每次回家,身上都有烟味。刘振安悄悄尾随,发现他常常向在路边下棋的老人要烟。刘振安便领着大哥跑遍了附近所有的下棋摊子,逢人便解释:“他的肺不好,请不要再给他烟抽”。许多人为他们的兄弟情义感动不已。
 

  “没有他我活不到今天”

  22平方米的小屋,只有最简单的家具,其中不少还是刘振安捡来的。妻子畏寒,家里仅有的几件电器,电暖器、电热毯、热水器,都是为她准备的。
  1月5日上午,淮河晨刊记者来到了位于山南新村的刘振安家中。他正坐在床头,为妻子按摩头皮,一下一下,温柔又细心。
  “我这个女婿真的没话说,如果不是他,我女儿可能早就不在了。”77岁的岳母朱之芬坐在一旁,揉着眼睛对记者说,女儿每次发病浑身疼痛难忍,脾气难免大了些,常常冲刘振安发火。然而二十多年过去了,刘振安从没还过一次口,默默忍受着一切,“等她疼劲过去了,心里愧疚,我这个女婿还要安慰她,‘这不是得病难受嘛,你别放在心上’。”
  “没有他我活不到今天。”这是躺在床上的毛帮兰翻来覆去说的一句话,她说:“今年我住了两次院,他就睡在医院里,从早到晚陪着我。同病房的人都夸他,羡慕我有福气,摊上一个好人。”
  听着亲人们的夸奖,刘振安显得很不好意思。在这个憨厚的男人看来,自己所做的一切没什么值得宣扬,每个人都会这样做。他说,现在女儿长大了,帮他撑起了家里的半边天,妻子病情稳定,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日子正在越变越好。
  没有惊天动地的誓言,只有相濡以沫的岁月。“只要我还走得动,就会照顾她,照顾这个家”——这是刘振安对妻子和大哥的承诺和守候。 
 


0

[责任编辑: 徐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