蚌埠新闻网首页 - 时政 - 视频 - 民生 - 社会 - 县区 - 图片 - 活动 - 论坛 - 数字报 - 公益 - 新闻专题 - 原创微信
首页 >> 本土资讯 >> 社会 >> 正文

小南山,闹市中的守望者

2017年01月06日 09:47 来源: 蚌埠新闻网 字号: 复制链接 打印


  蚌埠新闻网讯(记者 顾楷/文 刘晨/图) 这是一座曾被遗忘的山。
    数千年前,它还是大别山余脉,淮河古道冲击,留下他残丘之躯孤独望淮——大别山遗忘了他,淮河遗忘了他,让身姿并不挺拔的他以“山”之名千年伫立。
    这是一座孕育文明的山。
    沧海桑田,蚌积于山。孤残之躯却孕育了四方生灵,引得人类依山傍河而居,铁路穿城而过,第一座公园在这里兴起——山自强,人自强,古渡渔村终成繁华之地。
    这是一座历经革命的山。
    百年前,山上炮火轰鸣,仁人志士舍身忘死肉搏至天明,给摇摇欲坠的清王朝致命一击;六十多年前,共产党人又在这里搭桥修建,为渡江战役提供保障——从那时起,千年孤丘就遍山流淌着革命的血液,摇起人民民主的大旗。
    这是一座饱受苦难的山。
    当侵略者的炮火瞄准城市的上空,第一颗炮弹就投掷在了这孕育千年文明的残躯之上——烈火下,他见证了城市的苦与人民的难,却没有在苦难中倒下,而是顽强地等来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胜利,实现了浴火重生。
    新中国成立后,这座有着传奇色彩的小南山焕然一新——亭台楼阁景色宜人,郁郁葱葱漫山植绿,设施健全儿童嬉戏,这里成了旅游景点和儿童乐园。
    时至今日,记者再踏入这座山中,感受山上历史变迁的气息,竟有一丝敬畏。山还是那座山,但却有了新的意义——革命的理想已然实现,所有的苦难已成过去,文明还在传承和发扬。
   但是,这座已经身处闹市的小山,是否仍被遗忘?千年前遗忘他的是山河,千年后遗忘他的会不会是它竭力孕育、保护和关注的我们?

  上山

  夜探南山祭英烈

  南面半山腰及山脚下,设有淮上军纪念碑和淮上军纪念碑廊


  上月27日晚上7点半左右,记者独自一人走到了小南山北门口。抬头仰望,白色的门楼上,“南山儿童公园”几个熠熠生辉的金色大字呈现在眼前。从这里上山,人声寂静;往后一步,繁华似锦。
向着寂静走去,右手边不远处就是一条宽阔的石阶路,沿着现代水泥筑成的路面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向上走去,50个台阶后便是古朴的石路向上曲折蜿蜒。这是新与旧的界限,是历史与现代的交接。
    拾阶而上,12月的寒风一遍遍地拍打着脸颊,苍松老树在风过时枝头摇曳。山林间,灯光不可及;树丛中,有人窃窃私语。静,山上除了杳杳的风声、树声、私语声,就是彻骨的寒冷在天地间游荡。
    一个人站在这里,透过山林向下俯视。时间仿佛被拉回到了105年前,同样是寒冷的12月,同样是山林间,可能就在记者所在的位置,一个个淮上军战士神情严峻、视死如归,正密切关注着北边的铁路桥,准备给四千年的封建王朝迎头一击。
    1911年12月2日,辛亥革命如火如荼之际,江浙联军攻克南京,清朝江南提督张勋仓惶弃城,由浦口乘车沿津浦铁路线北逃,在临淮关受到狙击后继续向蚌埠方向逃来,准备在蚌整顿再图南京,同行而来的还有大量清廷大员。
    按照当时火车速度和技术,火车到蚌埠必需添煤换水。淮上军提前得到消息,虽然知道张勋亲兵,装备精良、训练有素,但为了革命大计,由淮上军副总司令袁家声、军统廖海粟带领廖璞纯营三百余人和一百余名随营学生驻守小南山,架炮布防、严阵以待。
    午夜,火车到境,尚未停稳,便迎来小南山上轰轰炮火。张勋一面在正面佯攻,一面派人绕到南山之南,从背后偷袭。廖璞纯营在腹背受敌、装备落后、兵将缺乏的情况下,以枪托肉战,坚持到天亮方败退。
    南山南,北风悲,南山有墓碑……鲜血染红小南山的土壤,滋润着今天的大地。这场战斗淮上军牺牲壮烈,却让张勋放弃了占据蚌埠整顿休养再返回南京的念头,使光复后的南京顺利迎接孙中山的到来。
    “蚌埠小南山战役”后的第28天,中华民国在南京成立。正式结束了封建帝制,开启了新的时代……
    目光回到眼前,就是脚下的这片不大的土地,却上演了中国近代史上可歌可泣的一幕,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深夜里,一名老人走上了山。“这座山您熟悉吗?这里打过仗您知道吗?”记者向老人询问道。
   “听说过,鬼子到这里来过。”老人回答说。
   “在那之前呢?”“那之前就不知道了”……
   苍山茂林,灯光闪烁。山脚下的万家灯火,有多少还记得这百年前的故事?
  怀着不甘之心,记者来到位于山南麓的淮上军纪念碑廊。这是2007年12月市政府修建以纪念淮上军英勇事迹的场所,是一个单独的庭院,却又与山路相连。走进这里,林立的碑文、一座座浮雕以图文方式,在最坚硬的石头上,雕刻着百年前的事迹。
  碑廊旁,有锻炼身体的老人,记者凑上去问道:“这里是做什么的?”
  “纪念淮上军的。”老人回答。
  “淮上军是干嘛的?”“我也不太清楚”……
  再次回到山顶,已快到晚上9点钟。记者站在山顶,背对淮河,深鞠一躬,感谢那些在推翻封建王朝中壮烈牺牲的烈士。山脚下灯火通明:南边科学宫广场上,老年人跳着广场舞,雀跃欢腾;北边国货路步行街,熙熙攘攘,年轻人享受着购物完毕的喜悦。
  国泰民安!烈士们当年的努力,如今已成现实。这足以慰藉在小南山上安然长眠的淮上英烈。然而还有多少人能够记得他们?记得在这闹市中的小山丘上,发生过的一切?

  环山

  城市文明自此兴

  上月28日晚8点多,记者再次来到小南山。这次沿着科学宫西边的水泥坡路走进,一路上跟随锻炼的人群环山而行。

  环山行走的人们步子很快,很少说话。但相比山上的静谧,要热闹了一些,添了不少人气。路上,两只金色泰迪和一只白色的京巴在奔跑打闹,不时传出犬吠声。人群对路中嬉闹的小狗无动于衷,但也有七八岁大的孩子故意放慢了脚步。
  “您好,公园里有规定不准遛狗。”看守公园的纪师傅向遛狗的市民劝阻道,并指了指竖立在环路的入口处禁止犬类进入的标牌。圆形标牌上画了一幅犬类头像,红色斜线在头像上横过,只要一看就知道这是警示公园内不能遛狗。
    遛狗的大姐白了一眼标牌,并没有听从纪师傅的劝告,而是带着狗匆匆走了过去。
   “这样的情况还算好的。”纪师傅说,虽然劝阻会起到一定的效果,但也有一些遛狗市民不仅不听,还会和管理人员发生争吵。公园管理处曾多次组织人员劝阻遛狗人群,但公园人力不足、遛狗人群分散、一些市民不听劝告,让管理人员力不从心。
    文明,在这座城市已经形成风气。却总还有一些人不能自觉地遵守规定,维护文明。殊不知,他们正在破坏文明的地方,正是蚌埠这座城市文明的起源。
    蚌埠,古采珠之地。传闻这里因鸟类食蚌肉弃壳而成山,名为蚌山。
    蚌山,因在市区之南,也称之为“小南山”。
    实际上,这座山本是低矮孤立的残丘,淮河古道北去,才凸现在淮河南岸。河水涨落、河蚌滞留,积而为壳。蚌埠还未成市以前,居民们便在这附近聚集。繁衍生息,沧海桑田,乃有蚌埠。
    据市民俗专家介绍,津浦铁路最初的筹划修建方案,是沿运河走势,从江苏徐州向东南到达镇江,并不经过安徽蚌埠。后期因考虑到如按照原定线路,南京将被丢在主干线外,且蚌埠为战略要地,火车经过这里在军事年代有重要意义,同时淮南煤矿的勘探也进一步促使铁路向安徽靠近。
    但即便如此,当时蚌埠只是古渡渔村,再次计划的线路是从五河或临淮镇经过,怀远也曾争取过火车过境。不过,因为这些地方地势低洼、施工难度大。最终勘探发现,蚌埠集以南蚌山余脉延伸向淮水的岩石滩,成了架设铁路建立墩基的最佳位置。
    正因为有了小南山,火车才能从蚌埠穿城而过,古渡渔村才能成为安徽第一个建市的城市。正因为有了小南山,蚌埠才可能拥有城市文明。
    行走在现在的南山儿童公园,山石林立,绿树成荫,亭台楼阁,十步一景。现在看似普通,但熟悉蚌埠历史的人都清楚,这里是全市第一个公园,是真正城市文明的开端。
    翻开《蚌埠掌故》,其中介绍,蚌埠开埠之初,小南山仍是荒丘。当时全市有不少大户人家,造有很多私人园林。但作为公共休息游玩的场所并没有。1929年,蚌埠首次制定城市建设规划,开始关注到“市民终日辛勤,不得一争当游散之所,以舒旷身心,殊为歉憾”,把“城市公园”作为新概念提出。当年5月,方振武就任安徽省政府主席,正式把小南山开辟为“中山公园”。后又有时任蚌埠警察专局局长的马祥斌整顿山脚下和小南山周边的街区商铺,拓宽路面,拆除草房,构建砖瓦房屋,设计城市发展和道路规划,终成繁华之蚌埠。
    正当记者抱着手机查看小南山历史,边行边看时,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这里天天都有遛狗的,是该管管了,毕竟是公共场所。”目光回到当下,64岁的李庆松老人在记者身边像是抱怨、像是诉说。在记者的询问下,李庆松老人说,自己经常在公园锻炼,白天还接送孩子上学放学,公园里有些狗到处乱跑乱叫,有些狗体型还很大,不仅影响别人锻炼,更会给孩子们带来惊吓。
   “公园孩子老人多,不带狗入园,特别是不带大型犬类入园,是每个市民应尽的义务。”公园管理处相关负责人呼吁,所有的公共场所都应该用绳子把宠物拴起来或抱着,只有当全社会都关注这个问题时,问题才能得到有效解决。
    文明,从此兴起。能否更好地传承和发扬文明,需要我们做出更多的努力。

  觅山

  历史遗迹今何在

  上月29日上午9点多,记者首先来到了市博物馆,跟市民俗专家和博物馆工作人员袁梦茹约好在这里见面。这一次,记者想通过博物馆对小南山的记载,更加深入地了解这个地方。

  在博物馆,记者看到了小南山的模型,模型上方,还有一幅上世纪30年代在小南山山顶上向下拍摄的照片。从照片里,能看到当年繁盛的街区,也能看到很多历史的印记。
  “这个位置以前是马祥斌纪念像,是过去商会为了表彰他在蚌埠城市建设中所立的功劳竖立的,后来被日军毁掉,建了‘神社’……”“这里以前是小南山的大门,就是现在游乐设施的位置,上面写的是公园原名‘中山公园’,公园后门有柱子,正北面写的是‘天下为公’,其他三面分别是‘民主’‘民权’‘民生’,对印着三条上山的路分别是民主路、民权路、民生路……”“最早的人工喷泉就在刚进门的位置”“山顶上原来是瞭望台,从上面能看到山下的消防队……”袁梦茹不停地向记者介绍着,对于山上的这些遗迹,她指着模型,如数家珍。
  带着对遗迹的向往,记者当天上午十点半左右又一次走进了小南山。这次与前两次不同,这次在了解小南山历史后,白日而行。就像在知道了小南山之美后,一心想解开面纱亲眼看一看一样,充满了期待与冲动。
  当天,记者绕着小南山一遍又一遍地行走,希望能找到历史的蛛丝马迹。走进大门,没有了具有民国风味的“中山公园”门楼,也不是曾经的喷泉,而是碰碰车、过山车、小火车、电动船、旋转动物座椅等儿童游乐设施。走到山坡,是空旷的走廊,走到山顶,没有了瞭望台,而是电视塔和溜冰场……
  一遍遍走着走着,一次次觅着觅着。即使知道这里曾经存在过这些东西,发生过这些故事,但仍然寻不到、看不见,更找不到具体的位置。记者在行走中想,对于大部分不了解这段历史的人来说,是不是更容易遗忘?是不是再过几年,十几年,几十年,就没人再能想起这些东西?
  然而,这些不是简单的历史遗迹,它们是这座古老新城活生生的城市印记。
  公园管理处相关负责人刘琳告诉记者,如今小南山还留有的遗迹只剩下拨云台、日军神社旧址石刻、国民党殉难者纪念碑三处。这些年新建的有淮上军纪念碑和建桥烈士纪念碑,其他的遗迹大多在战争中被损毁。
  沿着山路上上下下,走过山体的每一个角落,穿过山中每一个走廊。“我小时候就在这里玩,山上记得还有碑,那时候天天来看。”20多岁的小伙带着女朋友边说边笑,走上了山坡。旁边的女孩嘴角上扬,认真地听着恋人回忆,不时指着路边的石头、亭子询问,看着温馨幸福。
  曾经的中山公园,如今的南山儿童公园,是几代蚌埠人孩童时代的回忆。有多少人成年后又带着恋人、家人回到这里,试图找寻那久远而欢快的记忆。
  如果这些记忆能够以山的形式保存,如果历史的印记能够再次重新,如果能够通过这座山诉说辛亥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故事,如果能够通过上山的历史遗迹传递城市发展变迁的信息,进而开展爱国主义教育,这样拥有厚重历史的山丘,是不是多了一份意义?

  每天都有大批市民,步行于山脚下的环山小道

  下山

  繁华莫忘路艰辛

  上月30日下午,记者又一次来到了小南山。

  如今的南山儿童公园,是新中国成立后兴修,几经修整,总面积达12公顷,山脚下建有电动飞机、游艇、空中转椅等很多儿童游乐设施,园中有利用自然地形建设的盆景园,内有花房、水池、假山、喷泉等,山顶建有电视发射塔、球形旋转餐厅和茶社、长廊,南有老电视台、儿童摄影馆,北有建桥烈士雕塑,成为蚌埠闹市之中一块休闲和游玩的好去处。这里身处繁华,曾经的艰辛有没有被忘却?
    山路间的长椅上,两个姑娘坐在那玩着手机,吃着东西。她们脚下,是食品的包装袋,是撒落的食物渣。与她们百米之隔,就是整洁干净的垃圾桶,空荡荡在风中微微晃动。
    一名身穿南山环卫黄色工作服的老大爷,手拿扫帚和簸箕,把姑娘脚下撒落在地的垃圾清扫干净,倒进垃圾桶里。
    老大爷姓周,今年70多岁。每天从早上7点工作到11点,下午从2点工作到5点。记者看了看簸箕里的东西,有垃圾袋,有食品包装袋,有落叶,有烟头……
   “每天垃圾不多,都是这些小东西,其实还是怪轻松的。”周大爷虽然年纪较大,但身体硬朗,乐呵呵地边扫地边跟记者聊天。据他介绍,自己已经在小南山做了好几年的环卫工作,每天最担心的就是公园里有一些烟头,尤其是秋冬季节,会把落叶点燃。
    沿着山路向下,记者看到一位在广场上锻炼身体的老人潘成毅。老人告诉记者,自己每天下午都来这里接送孙子,顺便锻炼,自己最希望的就是公园里能添一点健身器材,让更多老年人不仅有地方锻炼,更能锻炼得更好。
    山脚下,在小南山经营儿童娱乐项目的董大哥已经干了20多年。据他说,20多年里,小南山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他的愿望是能够增加公园的吸引力,引进更多娱乐设施,让公园真正成为孩子们娱乐的集聚地。
    “我们那时候知道有这么个地方,也羡慕能来玩的孩子,但是我们得生活、得工作,现在老了才能过来走走。”看到70多岁的老人王明在建桥烈士纪念碑前左顾右盼,记者以为他是外地人,仔细一打听才知道是蚌埠本地人,只是年轻时岁月艰苦,很难有心思到这座公园里转转,中年又得外出拼搏,直到年纪大了才能好好看一看家乡的河山。
    走到山下,面对繁华的国货路步行街,记者驻足,再次回首。还记得8年前,记者刚刚来到蚌埠求学时,问身边同学、师长,这里有哪些公园?大家给我推荐两个:张公山、小南山。
    因为在市区,又靠近国货路步行街,记者时常来到这里,逛街之余走进公园,那时就在想,这么老旧的公园,是什么时候建的?这里又有着什么样的故事?后来在蚌埠工作,同学、朋友来看望我时,我也把他们带到这个地方,游走间,不少人也问过我同样的问题。
    过了这么久,蚌埠的城市面貌已经发生了巨大改观,城市里能够游玩的公园又增添了好几处,龙子湖公园高水平建设,湖上升明月特色显著,花鼓灯嘉年华人气聚集,津浦大塘公园也得到了改造提升。再次有同学、朋友来玩时,我还会带他们到小南山吗?
    我想会的,因为这里是蚌埠文明的开端,来到这里就知道了蚌埠城市的起源、经历和发展。通过这次行走,记者解开了心中疑惑,同时也有了更深的体会。公园管理处的刘琳说,这座公园确实已经老旧,正计划结合南山宾馆等周边环境,统一规划后进行改造。希望到时候能够复原一些遗迹,留下一些印记。


0

[责任编辑: 徐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