蚌埠新闻网首页 - 时政 - 视频 - 民生 - 社会 - 县区 - 图片 - 活动 - 论坛 - 数字报 - 公益 - 新闻专题 - 原创微信
首页 >> 本土资讯 >> 社会 >> 正文

十年,珠城管狗那些事儿

2017年01月05日 09:17 来源: 蚌埠新闻网 字号: 复制链接 打印


  蚌埠新闻网讯(记者 江海/文 曹梦晴/图)转瞬间,2016年已成过往,崭新的2017年已在眼前铺陈开来。对于“珠城犬事”系列报道来说,这个时间节点颇有意味:恰在十年前,也就是2007年1月1日,《蚌埠市限制养犬管理办法(试行)》(下文简称“办法”)开始施行。
  十年间,“办法”从施行到废止,珠城犬只管理收效如何?有哪些规定落在了实处?明令禁止的养狗乱象,得到整治了吗?说千道万,不如让纸上规定和现实情况来一场面对面的碰撞,相信各位读者看后,心中自有答案……

  “办法”规定的
     没落到实处

  “办法”划定的我市限制养犬区为:东至龙子湖西水岸线,南至燕山路,西至黑虎山路、东海大道和八里沟一线,北至淮河南水岸线。限制养犬区内居(村)民每户限养一只体重不超过10公斤的小型观赏犬,禁止饲养烈性犬、大型犬。
     1月1日18时许,记者在淮河文化广场上看到,两只泰迪正在主人的身旁跑前跑后。记者上前搭讪,“这两只狗都是你家的吗?”“是啊,咋了?”“没事,就问问,不是说一家只许养一条狗吗?”女主人眼一翻,“没听说过。”随后不再理睬记者,带着狗渐行渐远。据了解,我市市民“一户养多狗”的情况,并不罕见。
     90后女孩李泽霈对憨厚的土狗情有独钟,所以,家住香堤荣府小区的她养了一条棕黑色土狗,取名“李狗”。1月2日14:30来到李泽霈家采访时,“李狗”还蜷缩在女主人被窝的脚头前酣睡。如果不是李泽霈在旁边,记者是绝对不敢靠近这种狗的:体重16公斤,身长约70厘米,身高30厘米,看上去特别壮实,特别凶。
    尽管李泽霈一再说,“李狗”不咬人,但记者坐下后,只要“李狗”靠近,总是激起记者一身鸡皮疙瘩。“你出门遛狗,路上遇见小孩,人家不怕吗?”“小孩会怕,往大人身后躲,但没事,‘李狗’老实,而且犬绳都是拴牢的,不会伤人。”
   “你知不知道,像‘李狗’这样的土狗,是不允许养的?”“我养‘李狗’三年多了,不知道这样的狗不许养啊!”尽管李泽霈一头雾水,但“办法”确曾规定,限制养犬区内禁止饲养烈性犬、大型犬,像“李狗”这样的土狗,在“办法”的附件《烈性犬、大型犬种类名录》中,榜上有名。
   “办法”规定,在限养区内养犬,应当办理登记手续,并取得犬证和犬牌。另外,实行养犬证年审注册制度。养犬人须凭动物防疫监督机构出具的当年家犬免疫证和犬证、犬牌到公安机关办理年审注册和犬牌换发手续。
    犬证,全称犬类准养证,珠城市民俗称“狗证”。市民袁银华是个很守规矩的人,所以,2007年“办法”开始施行后,当年她就给家里养的宠物狗“牛牛”办了“狗证”,“一开始,办个‘狗证’要500块,到了7月,办证费用下调到200块钱,我赶紧带着俺家‘牛牛’去办了证。”
    但随后目睹的事实,让袁银华很意外,“蚌埠市养狗的人成千上万,我发现老老实实办证、规规矩矩给狗挂上‘狗证’出门的没几个,感觉自己有点犯傻。第二年,按理说该去年审换证,但我想想,反正也没人问,干脆就没去。”
    至今,没有任何人再和袁银华及其家人谈起任何有关“狗证”的事。2015年11月,牛牛意外走失后,昔日为它办理的“狗证”、犬牌,成了袁家人怀念爱狗的纪念品。
    在办公室写稿时,记者很突兀地记起一事:去年12月,在大庆二村采访时,一位女士神神秘秘地投诉道,“你看,现在小区环境也变好了,你们可能帮我们管管居民胡乱养狗的事啊?我们家楼上邻居,家里养了4条狗,一天到晚地叫,跟狗叫比赛一样!”在投诉中,这位女士一再要求记者,切勿向任何人透露她的姓名。
    这是咋了?正常投诉为啥搞得像“告黑状”一样?如果珠城管狗这十年,真让“办法”中诸如“限制养犬区内居(村)民每户限养一只体重不超过10公斤的小型观赏犬”等规定落在了实处,这位女士何至于小心谨慎到了有些鬼鬼祟祟的程度?

  “办法”禁止的
     没执行到位

  “紫荆名流狗患较重,特别是南苑:大型狗较多,大多数不套狗链,任由狗乱窜。其中,14号楼有人养的一条狼狗,形似流浪狗,一直在小区游荡,晚上莫名出现在人后,不惧人,目露凶光,令人生畏。物业曾想为民除害,未成功;狗随地大小便,污染环境;常年闻狗吠,影响休息。”
     这是去年12月20日,一位市民发给记者的短信部分内容,里面所提到的养狗乱象,都是“办法”中明确予以禁止的,可惜,禁令未能执行到位。
    规定是这样的:携犬外出时,犬只未挂犬牌,或者未束犬链犬绳的,由城管行政执法部门暂扣其犬,并移送公安机关强制审查,所需费用由养犬人承担。
    但现状是这样的:1月2日14时许,市民何芳打车去秀水二村,从涂山路向北拐上纬四路时,突发状况:一名年轻女孩拼命拍打车身,把何芳和出租车司机都吓了一跳。
    何芳说,“后来,那个女孩拍车门,司机摇下玻璃才知道,出租车轧到她的小狗了。司机停车后,女孩从车底下把小狗抱出来,小狗先是抽搐,后来就不动了。司机只好让我下车,让女孩抱着狗上车,去宠物医院了。”
    这事很让何芳想不通,“遛狗为什么不给狗拴上犬绳呢?狗不能胡乱跑,自然安全,也不会导致交通事故发生。假如那天,司机发现路上乱窜的小狗了,为了避让小狗把车开翻了,我受伤了,这个女孩会不会承担责任赔我钱呢?”
    莫以为何芳所言是异想天开、信口雌黄,记者查阅资料,发现我市确曾出过这样的事:2015年9月6日17时,市民孔女士骑电动车在路口撞到一条狗。狗没事,孔女士连人带车摔到地上受伤了。孔女士向狗主人吴先生索要精神损失费、误工费等共计6000多元,吴先生不同意,双方闹上了法庭。经法院调解,未对狗采取安全措施、造成孔女士人身损害的吴先生,最终赔偿孔女士1800元。
    规定是这样的:未即时清除犬只在户外排泄的粪便,影响环境卫生的,按照《安徽省城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第四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由城管行政执法部门处五十元以上二百元以下罚款。
    但现状是这样的:市民王女士说,她养狗,她家的狗正常情况下是早上大便一次,在小区里的土坷垃地里就地解决,但她也不敢保证她家的狗不在别的地方大小便,“我有时候也头疼它的小便问题,管不住,真管不住。狗狗随地大小便,我看到一些人带着纸给弄到垃圾桶里,但毕竟是少数。”
    在采访中,记者在张公山公园、滨河景观带、胜利西路、涂山路等处看到,市民遛狗时,犬只在路边、广场上、公园里,随便找棵树,腿一翘就撒泡尿的,比比皆是;犬只大便后,狗主人不管不问,任由粪便留在路面上、草丛中,等着环卫工人清扫的画面,也时常得见。

体育场里,穿着睡衣的女子任狗撒欢

    规定是这样的:养犬干扰他人正常生活的,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十五条的规定,由公安机关处警告;警告后不改正的,或者放任犬只恐吓他人的,由公安机关处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
    但现状是这样的:市民石阳女士家住淮上区某小区,去年12月21日傍晚,她乘坐电梯上楼时,电梯门刚打开,一条体型硕大的金毛就冲进了电梯轿厢,冲着她一顿猛嗅,“当时吓得我都想死,还好,那条狗只是上上下下地闻,没往我身上扑。我赶紧绕开它,掏钥匙开门进了屋。”
    老公回家后,两口子一起出门,才算搞明白楼道里为啥突然出现一条金毛。石阳说,“隔壁邻居亲戚家养的狗,亲戚有事,邻居就把狗带回来养几天,嫌放在自家屋里不方便,就放在楼道里养了。你说咋办?人家就养几天,忍忍呗!”
    有人就不这么幸运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市民告诉记者,他家住在张公山新村,“楼上那家养了五六条狗,经常开门由着狗在楼道里乱窜,大人孩子上下楼都害怕。晚上一条狗叫,其他狗肯定跟着叫,扰得人实在没法睡觉。”

  管狗这十年
    挺差强人意

  记者综合2007年我市犬类管理相关信息后,尝试着为珠城犬类管理编制了一份“2007回忆录”:2007年1月1日,我市开始施行《蚌埠市限制养犬管理办法(试行)》;同年5月1日,我市开始以每证500元的收费标准,为市民所饲养的、限制养犬区内允许饲养的犬只办理犬证,即市民俗称的“狗证”;同年7月,因“狗证”开办两月来,只有16位市民为犬只办证,我市下调办证费用为每证200元,部分市民开始为犬只办理“狗证”;同年8月1日至9月30日,我市集中两个月时间,开展了限制养犬专项整治工作;此后,我市限制养犬工作进入常态化。
    2010年9月,即“办法”施行3年零9个月后,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当月,全市已办理俗称“狗证”近2400个,收容捕杀散养犬、流浪犬约1300条,批评教育违反规定携犬外出市民约2400人次。
    市民对犬只管理的成效满意吗?2010年,九三学社市委、民革市委、民建市委在调研后,提出了“关于加强犬类管理,切实贯彻《蚌埠市限制养犬管理办法》(试行)”的提案,指出近年来我市养狗的居民越来越多,由于缺乏管理,居民养狗带来了诸如环境污染、疾病传播、噪声扰民、交通隐患、邻里纠纷等一系列社会问题,尤其是流浪狗对行人安全造成了一定威胁。
    即使是在“办法”施行后,珠城养狗“乱象”依旧没有得到彻底改变,政协委员们调研后认为原因有两点:对于养狗、售狗管理松散,力度不够,不能做到令行禁止,“办法”已经施行3年,却没有纳入长效管理日程;管理部门的管理大多停留于收费、办证的层次,收费、办证之后就不再过问了,至于那些因为各种原因不办证、不防疫的违法养狗者,干脆放弃管理,造成听话的花钱办证,不听话的听之任之。
    2012年底,即“办法”施行6年后,统计数据显示,当年我市公安机关受理的因养犬引发的案件多达45起。为加强管理,我市警方从2012年5月21日起,组织开展了为期三个月的犬类整治行动,收容处置30只无主犬只,教育违规携犬外出市民178人次。
    但是,携带犬只随意出入公共场所、遛狗时不给犬只系上犬绳任小狗撒欢、任由犬只随处便溺、携带大型犬只外出惊扰他人等不文明养犬现象依旧存在,市民发出希望有关部门继续加强犬类管理,要“动真格”,而不是“走形式”的呼声。
    而且,有关部门在开展犬只管理工作中发现,市民主动为所饲养犬只办理“狗证”积极性较差,市行政服务中心内的办证窗口天天正常工作,前去办证的市民寥寥无几;少数市民不文明养犬行为根深蒂固,民警劝阻后有所改正,但不久就复发;少数市民对犬只防疫不重视,不为所饲养犬只注射狂犬疫苗,导致犬只发疯的事件时有发生。
    2014年8月,即“办法”施行7年零8个月后,市政府下文废止了“办法”。至此,我市对犬只进行管理的法律法规依据,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刑法》和《安徽省爱国卫生管理条例》,其中很多规定不够细化,导致在实践中可操作性不强。
    2015年1月,针对近年来我市养犬户呈迅猛上升趋势,养犬泛滥逐步成为扰乱社区环境和公共秩序的一大公害的现状,关长文等人大代表建议,我市应多措并举,综合治理狗患。
    人大代表调查研究后,认为狗患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犬粪便、犬吠声污染环境,影响周围邻里生活,导致邻里矛盾纠纷时常发生,引发社会不和谐;犬只伤人事件频繁发生,给人们带来的痛苦、造成的经济损失无法估计;爱就养,不爱就扔,养犬者随意丢弃犬只,使之流浪于街头巷尾、公园广场等处,无人照管,不但存在安全隐患,也严重影响市容环境和文明城市建设。
    2016年7月,新版《蚌埠市养犬管理暂行办法(讨论稿)》出炉,开始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至今,新规仍未正式施行,市民仍在翘首以待……


0

[责任编辑: 徐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