蚌埠新闻网首页 - 时政 - 视频 - 民生 - 社会 - 县区 - 图片 - 活动 - 论坛 - 数字报 - 公益 - 新闻专题 - 原创微信
首页 >> 本土资讯 >> 社会 >> 正文

走在“拥堵地图”上,感受路上那些事儿

2016年12月29日 09:05 来源: 蚌埠新闻网 字号: 复制链接 打印


  蚌埠新闻网讯(记者 何沛/文 刘晨/图)天冷了,早上想多赖会床,但一想到上班路上可能会堵车,只能匆忙爬出热被窝。刚开车走出小区大门,早在意料之中却依旧让人烦躁无比的拥堵出现在了眼前,机动车道上的车像蜗牛一样,背着重重的壳一点一点往前蹭。然后,只好紧握着方向盘,随着车流缓慢行走,时不时还要抽空瞅一眼腕上的手表,从指针的变化上来判断,今天上班会不会迟到。
    也许,这一幕你我都曾经历过;也许,这一幕是这座城市里许多人在遭遇交通早高峰时的真实体会;也许,这一幕还会发生在其他时间里;也许,这一幕也会出现在大型商场超市周边、中小学门口、大医院附近、交通要道的交会路口等处,描画出这座城市里一片又一片拥堵重灾区,令市民铭记在心、时常吐槽。
 

 

  12月28日17:20,工农路与红旗一路交会处,来往车辆增多,车速明显下降

  旅程
   “说堵就堵”

  在这座城市里,有很多“堵点”。在这些“堵点”上,时常出现这样的画面:因拥堵而停滞的车流中,不时会看到行人、电动车在其中“左冲右突”,在缝隙中突围,引来一片响亮的汽车鸣笛声;每当绿灯一亮,机动车流便裹挟着行人、三轮车、自行车,一起向前冲。
  为了看清这些“堵点”上发生的一切,12月22日至26日,淮河晨刊记者花了5天时间,或开车,或步行,围绕着这座城市的“堵点”,展开了一段“说堵就堵”的旅程。
  12月22日7:50,记者开车沿延安路由北向南行驶,刚开到与胜利路交叉口处就被堵住了。尽管通行缓慢,但仍有不少人选择“逞能”抢行。记者观察发现,少量机动车就是不愿意守规矩,趁着直行道绿灯放行时,一路跟上去,在靠近路口时,猛打方向盘,强行加塞闯入等待左转的车流中;行人、电动车更是肆无忌惮,频频从记者的车前冲过去,逼得记者一脚又一脚急刹车。
  不要小看这些不守规矩者对交通环境的破坏力:记者目测了一下,每当有一到两辆机动车加塞,或者行人、电动车横穿马路,就会导致后方机动车多等一个红灯。在熬走了三个红灯后,记者终于随着车流缓慢通过交叉口,驶上了胜利路,车速这才一点一点快了起来。
  12月23日7:55,记者步行来到中山街至中荣街之间的南山路。走在人行道上,眼睛盯在非机动车、机动车道上,记者看到,有的机动车占据了非机动车道,而有的电动车上了机动车道,驾驶技术欠佳的机动车主没辙了,只好缓慢行驶。滴滴滴……汽车鸣笛声,此起彼伏,传出很远,车却依旧停在原地,一动不动。
  在南山路旁经营着一家小商店的王永告诉记者,这段路在早晚高峰时很堵,想到这段路两旁找个人、办点事,还是靠“11路”比较快,“车子也不是开不进来,但进来能不能顺利通行,那就得看车主们的车技了,这几百米的路,不开上七八分钟,别想出来。”
  记者看到,这段路附近有蚌山幼儿园、蚌山小学、南山儿童公园。“别跑,走慢点。”送孩子上学的张吴敏紧紧拽着7岁儿子的手,小心翼翼地护在儿子身前,避开了一辆飞驰而过的摩托车。“我们小时候上学放学,都是自己走路,家长哪会送我们?但是现在不一样,这么多车,实在不放心。”张吴敏牵着儿子,从正在等红灯的机动车前走过,依旧小心翼翼。
  8:10,一辆白色越野车沿南山路由东向西行驶,在南山儿童公园公交站点附近,被前车挡住了去路;恰在此时,一辆111路公交车从东边缓缓驶来,被白色越野车挡住,无法进站停靠;公交车停车后占据了很大一部分机动车道,后面跟着的机动车统统被堵住了……一场由一辆车引发的拥堵,就这样毫无征兆地发生了,大大降低了该路段通行效率。
  12月23日11:40,下班高峰点,记者放弃开车,步行来到涂山路与工农路交叉口。这时,此处的车阵煞是壮观:涂山路上由西向东行驶的车队,“尾巴”已经甩到了与朝阳路交叉口附近;工农路由北向南的行驶车队,总长度也已超过百米。
  在观察中记者发现,这场拥堵出现的原因,不是事故,也不是道路封闭施工,只是由于一辆红色私家车突然刹车、停滞不前后,后面所有的司机只得纷纷刹车,一辆一辆车传递下去带来的“波动效应”,导致交叉路口交通整体减速。15分钟过后,那辆红色私家车,那一脚刹车带来的拥堵,才逐渐缓解。
  12月23日17:40,记者从胜利西路开车驶上胜利路跨线桥,刚上桥就排起了长队,只好跟在缓慢移动的车流里一点一点往前挪。由于是两车道,有些司机并道时,非但不减速,反而是突然就挤过来,让其他人措手不及。
  一来二去,桥面上车流的整体车速彻底慢了下来。七八分钟后,记者终于“随大流”缓缓下了桥,但依旧不能十分顺畅地驾车行驶:一辆原先在左转车道上行驶的出租车,在驶近路口时突然变道,加塞闯进了直行道。很不幸,这辆出租车正好把记者的车憋在了后面,多“吃”了两个红灯后,记者才通过了路口。
    路上
    那些故事

  珠城各个“堵点”给市民带来的影响究竟多大?“有才”网友“蓝天飞翔”总结后编写了一首小诗。诗中写道:“珠城风光,千里车流,万里人潮。望延安路,车行如蚁;解放路桥,汽笛萧萧。看日落月升,尚未过桥。交通如此糟糕,引无数驾友赴公交。叹神龙大众,慢如蜗牛;奔驰宝马,无处发飙。一代天骄,玛莎拉蒂,泪看电瓶把车超。”
  每天上下班要乘坐128路公交车的王璐,最“痛恨”的就是解放路立交桥。7:00准时出发的她,从龙湖春天公交站登上公交车。因乘客较多,王璐经常被挤在车门处,无法往车厢中间移动。司机不断地喊“大家往后门走”,一些乘客试图挪动脚步,却挪不动。
  一路上,王璐待在车头,看着公交车两侧不停横插过来的各种机动车,甚至还有电动车、三轮车,“只要两三辆车一加塞,公交车就得被逼停,真恨不得自己有超能力,把加塞、抢道的车全部瞬间挪走,扔到外太空去。”
  常年习惯“龟速”的旅途,王璐变得更加“乐于助人”,见到后面上车的乘客,便主动帮他们将钱投入投币箱,这种“工作”一直持续到火车站站点。王璐说,乘坐公交,虽然出行经济成本低,但是挤公交车并不是件轻松的事。上了公交车慢慢熬时间,上了车,还要长时间挨“罚站”,不好受。
  12月24日17:40,郭超驾驶一辆1.6排量家用型轿车出发,心急如焚地在涂山路上由西向东行驶,在行至工农路交叉口时遭遇拥堵,大量机动车被堵在路上,左转车道上排队等候的车辆尤其多。一些耐心不足、素质欠佳的驾驶员干脆不进左转道,跟着直行车辆一路向前,到了路口再轧过实心线,变道插队,抢先通行。
  “等了5个红灯,被7辆小车加了塞。”刚把临牌换成了正式车牌的新手郭超提起这段经历,有点痛苦,路口若是有交警执勤,在最佳情况下,也得等至少两个红灯才能通过。
  作为新手,郭超还特“怕”乱蹿的电动车,不得不因避让他们而变道,无形中影响到另一条车道上的车辆,招致一片不满的鸣笛声。“在拥挤而频繁出现违章现象的道路上开车,一会有人加塞,一会发生剐蹭,驾驶员闷在车里无法发泄,叫人怎能不变成‘路怒族’?”
  兰凌路与解放路交叉口东侧,横着一处铁道口,一旦遇上火车拦道,这里经常会乱成一锅粥。“两个月内,在兰凌路上,我就见过5次交通事故。”市民刘爱民回忆道,一天晚高峰,他驾车从菱湖山庄小区出发,由东向西驶上兰凌路后,发现机动车已经摆起了“长蛇阵”,前方还有火车挡道。他把车熄了火,在车里等待着。
  5分钟后,火车驶过道口,车辆开始通行。刘爱民发动汽车,还没走一米,就看到左转车道上一辆车,在无任何预兆的情况下变道,蹿到他前面那辆车的车头前。听到前方“砰”的一声响后,刘爱民赶紧踩了刹车。前方两辆车撞在了一起,由东向西行驶的两车道顿时“瘫痪”了。双方等待交警、保险公司人员前来时,只能把车停在路中央,逼得事故现场后方车辆纷纷变道甚至调头,路口交通变得异常混乱。
   一张
  “拥堵地图”

  记者在蚌埠日报官方微信公众平台上做了一项调查,126名参与者中,23.04%的参与者认为高峰时段中校门口是最大的堵点,19.13%的参与者投票给了工农路,11.74%的参与者则认为立交桥也是堵点之一。
  记者从各辖区大队了解到,根据执勤特点梳理出的、容易形成拥堵路段如下:延安路-淮河路、延安路-南山路、延安路-胜利路、中荣街-淮河路、中荣街-南山路、中荣街-中山街、中荣街-胜利路、中山街-中平街、中山街-南山路、中山街-淮河路、荆山路-工农路、工农路-通达路、升平街-淮河路、青年街-南山路、中山街-胜利路、朝阳路-东海大道、凤阳路-中山街、国治街-淮河路、工农路-东海大道、航苑路-东海大道、荆山路-航苑路、通达路-航苑路、延安路-东海大道等道路交叉口,以及火车站、凤阳路大润发超市周边区域及解放路淮河大桥、解放路立交桥、朝阳路淮河公路桥由北向南方向道路等。
  把这些“堵点”标注在地图上后,记者发现:在解放路、淮河路、东海大道、朝阳路所环绕的区域内,上述“堵点”绝大多数分布其中。这也就意味着,“拥堵地图”中只要任意一个“堵点”发生拥堵,必然形成连锁反应,由点到面,波及全域。
  12月25日18:00,记者开车上路做了个实验:车在荆山路上缓慢向东移动,时速基本保持在15—25公里之间,车跑几米就需踩刹车,在与解放路交叉口等了4个红灯,才得以左转;驶上解放路立交桥后,拥堵更严重,记者的车几乎处于静止状态,时速很难超过5公里,挪了15分钟,终于开到了与凤阳东路交叉口;此时,交叉口正在发生拥堵,甚至波及到了治淮路与解放路交叉口、交通路与凤阳东路交叉口等处。
  常年在路面上执勤的交警告诉记者,市区目前已经出现较大车流量,且在逐年增长,导致拥堵时常发生,一旦一处出现拥堵,势必波及周边道路,“堵点”与“拥堵地图”之间的紧密连接,正是因此形成。
  “堵点”的形成绝非一朝一夕,“拥堵地图”的绘就也决不仅在今时今日。随着政府对交通问题的重视,各项治堵、疏堵方案陆续出台实施,蚌埠能否真正实现“一路畅通”,清除“堵点”、抹掉“拥堵地图”,仍有待时间检验。

 12月28日18:20,正逢下班高峰时段,延安路与荆山路交会处,由南向北车流排起了长蛇阵

    听听他们怎么说

  “没事偷着乐”:上下班早晚高峰,在一个路口等30分钟,已不足为奇。
  “静等花开”:应科学设置红绿灯配时比,增设公交专用道。
  陈女士:兴业街上停满接送孩子的车。学校周边路段,到了孩子们上学放学的点,30分钟也过不去一个红绿灯。建议在学校附近设置临时停靠区。
  “仟年冰妖”:建议合理布局公共交通线路,鼓励绿色环保出行,比如增加公共自行车、增加公交车班次等。
    选自蚌埠日报官方微信、“最蚌埠”粉丝留言)
 

  部分堵点

  延安路-淮河路、延安路-南山路、延安路-胜利路、中荣街-淮河路、中荣街-南山路、中荣街-中山街、中荣街-胜利路、中山街-中平街、中山街-南山路、中山街-淮河路、荆山路-工农路、工农路-通达路、升平街-淮河路、青年街-南山路、中山街-胜利路、朝阳路-东海大道、凤阳路-中山街、国治街-淮河路、工农路-东海大道、航苑路-东海大道、荆山路-航苑路、通达路-航苑路、延安路-东海大道等道路交叉口,以及火车站、凤阳路大润发超市周边区域及解放路淮河大桥、解放路立交桥、朝阳路淮河公路桥由北向南方向


0

[责任编辑: 徐捷]